李千军 :没有给我上过课的老师
点击:发布时间:2017-08-07
没 有 给 我 上 过 课 的 老 师


李千军




    我爱读书,更爱文艺类的书。我考进内蒙古艺术学校的时候,正处在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期,有许多好书还在禁看之列,不允许师生借阅。我常常感到知识的贫乏,很想读读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。每当我渴求的目光出现在学校图书馆的小窗前,望着那排列在书架上整整齐齐的书时,我多渴望一头钻进那书的海洋里畅游一番啊!
    正在这个时候,我遇到一位使我终身难忘、却没有给我上过一堂课的好老师。
    那时的图书馆,非常冷清,没有几本可借的书,也就没有几个借阅者。我徘徊在图书馆外,望着那小窗口,望着那些书,望着那位图书管理员。他大约40岁的样子,额头高高的,眼睛大而深,嘴唇厚厚的,忠厚,老实,一副可以信赖的样子。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很厚的书,我凑近一看,上面的字曲里拐弯的。那时我还没有见过英文,只隐约感到那可能是外文书。
     有一天,我去图书馆借书,里面除了我再没有第二个借阅者。好安静的地方啊!我递过借书证,轻轻地说:
    “老师,我借书。”
     那位管理员抬起头,默默地看了我一眼。他大概从我的目光里发现了什么,没有说一句话,从小窗口递出来一本书。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书名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作者:奥斯特洛夫斯基。呵!我的眼前一亮,喜出望外。捧着书一口气奔回宿舍,贪婪地读起来。书里的语言是那样的吸引着我,以致忘了吃饭,忘了睡觉。
     那桔黄色的灯光,从下晚自习一直陪伴我迎来曙光。书里有一句格言至今我还能背诵:“当你回首往事时,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懊悔”。
    从那以后,我常常能够借到一些好书,如:《牛虻》、《简爱》等书。这些精神食粮不断地充实着我那饥渴的精神世界,使我深深地爱上了文学。我感谢那位借书给我的老师,他虽然没有给我上过一堂课,却通过他借给我的书,使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,有了崇高的理想和追求,生活更加美好,心胸更加开阔。
    在通往图书馆的那条清静的林荫小道上,留下了我数不清的脚印。
    校园大道两旁的丁香散发着幽香,把脸贴在一簇簇白色的小花上,深吸一口气,呵,真香,沁人肺腑,这不起眼的丁香花哟,你的芳香是这样的幽雅。我喜欢坐在丁香树下,捧着厚厚的书,入神地阅读,花香,书香,吸引着我,久久不肯离开。
    后来在不断的借书、还书的过程中,我才慢慢知道这位图书管理员姓裘,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。毕业后支援边疆建设,舍弃大城市的生活,来到内蒙古。不知何故,被打成“ “右派”,学校每月只发给他几十元的生活费,不让他上讲台,叫他管理图书。
    他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只有书与他为伴,快40的人了,还没有得到家庭温暖,饱尝了孤独之苦。
    寒冬,他穿着单薄的衣服,似乎有点冷,耸着肩在校园里独行。每当这时,一种异乎寻常的感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,总想为他做些什么,但是又什么也不能做。
   几年过去了,我毕业后,离开学校,分配到另一座城市工作。
   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,我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学校,沿着那条熟悉的林荫小道,走上了通往图书馆的路。噢,变了,全变了!树荫下,小道旁,学生们三三两两,每人手里捧着一本书,嘴里轻轻念着什么。我想:那一定是在背英语单词,或许也和当年的我一样,在读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吧,所不同的是他们可以在阳光下面,坦然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书。
    我望着那小窗,望着那书架上新增的各类图书,望着那位新图书管理员,我问:
   “裘老师在吗?”
    那位图书管理员忙得头也没抬,小声地回答:
   “裘老师早调南方去了。”
    我本来是特意看他的,可他不在了,感到一丝遗憾和失落。
    敬爱的裘老师,您现在在哪里?我愿当面再叫您一声老师。我要给您写封信,一封动情的信,寄去我对您的思念与问候!
我在远方默默地为您祝福。


    编者按:裘耀章是一位优秀的音乐理论教师,也是一位优秀的图书管理员。在课堂上和私下教过许多学生。本书中有许多文章写到,从裘老师那里学到音乐知识,成就了他们的艺术人生。
    李千军所写的是那个特殊时期的情况,之前和之后,裘耀章老师都曾登台授课。为尊重作者当时的印象和感觉,未做改动。






分享到46.4K

版权所有 © 内蒙古艺术学院    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101号内蒙古艺术学院行政楼316、314办公室     电话:0471-4973340 49796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