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楠 :难忘师生情
点击:发布时间:2017-06-28

难 忘 师 生 情


李 


   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,就认识了胡力亚其老师,是胡老师让我认识了三弦,并且走上了三弦的艺术人生……
    那时我还小,经常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们跑到艺术学校的教师琴房里玩耍,一间间琴房,走过来,跑过去,趴在琴房的窗户上看老师们上课,练琴。
   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,琴房里非常安静。我们刚刚走进琴房,就听到其中一间琴房里有琴声,清脆动听的琴声一下子吸引住了我们,我们蹑手蹑脚地来到那间有琴声的琴房门前。房门虚掩着,只见胡老师坐在琴房中间,怀里抱着当时我并不认识的月琴正在弹奏,由于门缝很小,我们几个人挤来挤去都想往里面看个究竟,结果不小心房门一下子被挤开了,我们不知所措地争相跑开,但是,很快从我们身后传来了胡老师的亲切的喊声:“来来来,别跑,进来吧。”胡老师将我们让进琴房。桌子上分别摆放着小提琴和我不认识的柳琴、月琴、三弦,我只认识其中的一种琴,那就是当时正在流行的小提琴,胡老师拿起小提琴为我们拉奏了一曲当时非常流行的小提琴乐曲《新疆之春》,接着拿起月琴弹奏了一段,然后又拿起柳琴弹,最后换成了三弦。胡老师非常投入地一曲接一曲地弹着三弦,琴声时强时弱,时快时慢,发出奇妙的音响,我完全被三弦这美妙的琴声吸引住了,同时也为胡老师能弹奏这么多的乐器而钦佩……过了很久,胡老师才慢慢地停止了弹奏。
    “这叫三弦,是不是很好听?来,我看看你们几个人的手。” 说着胡老师走上前来,将我们几个人的手翻来翻去,非常认真地一一看过,最后看着我说:“你的手指条件这么好,想不想学三弦?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话,我不知所措地直摇头……
    晚上,当我一进家门,就看到床上摆放着一把三弦。“胡老师刚刚来过,他希望你和他学习三弦。”父亲走过来平静地对我说。就这样,无意中我就成了胡老师的学生,从此便开始了我漫长的三弦人生……
    当时我家和胡老师家住的很近,胡老师几乎每天都要来我家给我上课,有时遇到一些难弹的乐曲,胡老师要一天过来两三次,不厌其烦地指导我弹琴。那个年代,学生和老师学琴都是免费的,所以直到我考上艺术学校,胡老师始终没有收过我一分钱的学费。经过胡老师的几年细心辅导和我的刻苦练习,1976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艺术学校音乐科,成为了一名三弦专业的学生,胡老师任我的主课老师。
    1979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从艺术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当时内蒙古文艺界最最走红的内蒙古直属乌兰牧骑工作,后来因工作关系,又调到了内蒙古歌舞团工作至今。
    胡老师不善言谈,教学严谨认真,每次上课都是手把手做示范,遇到你犯傻的时候,他也从不发火,而始终是那样耐心地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弹奏示范,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讲解启发,直至你领会学懂。刚开始学琴的时候,我不会抄谱子,每次上完课,老师都要帮我将刚学的新曲子抄下来。他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毫无保留,不管何时,我们遇到了专业上的问题去向他请教,他都会非常认真、毫无保留地将他所知的全部告诉你、传授给你。
    令我难忘的一件事是1992年, 日本国举办“第五届亚洲民族艺术节——石垣’92三弦之声”专场音乐会,特别邀请我们内蒙古一些艺术家前去进行专场演出,胡老师作为三弦界的专家成为被邀请对象。节目、出发日程都定好了,但因种种客观原因,演出人员作了重新调整,经过各方领导反复挑选,最终选中了我,我顶替了胡老师的位置。记得当时的厅长、处长以及我们团的团长和我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谈话,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感觉到了此次出访演出的光荣与重任,也感觉到了领导们对我的希望和担忧,因为,这是我工作以来,首次作为独奏演员出国演出,并且是此次三弦艺术节上唯一的女性三弦表演者。我除了要给声乐舞蹈伴奏外,还要表演4首风格不同的独奏曲目,更为重要的是,我肩负着我们国家三弦界首次出访表演的这一重任。这突如其来的重任,令我头脑发昏,不知所措,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究竟该选何种风格、何种技巧的曲目,我一时间摸不着了头脑。情急之下,我想到了胡老师,我没多想就去了胡老师家,当我在敲开胡老师家门的一刹那间,忽然一个念头袭来:也许来找老师是个错误的决断,也许老师会因心中不悦而将我拒之门外?或者……
然而,迎接我的是胡老师那非常熟悉的亲切笑脸和始终如一的热情。胡老师对我此次顶替他出访演出并没有表示出一丝不快,他笑着对我说:“能去参加这个艺术节真是太好了,我们不管谁去都是一件好事情,对你来说,更是一个难得的锻炼和学习的好机会啊!没问题,你一定能演奏好的。”老师一番真诚的话语,让我彻底打消了进门前的顾虑。说完,老师拿来琴和曲集,仔细地一页一页地翻阅着、一曲一曲地弹奏着,寻找着适合我弹奏的乐曲,还不时用铅笔在乐曲的下面做着重要的标注,最后老师又将挑选好的4首乐曲所要表达的内容一一写明,我望着老师那专注的神情,心中不觉充满感激,同时一种自信和必胜的信念在我心中油然而生。我想,有这样的老师做我的坚强后盾,支持着我,这场艰巨的演出任务我定能圆满完成。
    走出老师家门,我感到几天来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快乐,我为自己能有这样的好老师而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    不久,我如期到了日本,我的演奏引起了轰动,日本所有的报纸、电台、电视台纷纷前来采访我,为我拍照片、录像……当我站在空旷的舞台上,望着台下观众那一张张激动而热情洋溢的脸庞,听着那一阵阵热烈的掌声,我不禁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,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骄傲和自豪……激动欣喜之余,我忽然想起了我那远在家乡的老师,是啊,原本站在这里接受这些荣誉的人应该是我的老师啊,可阴差阳错,这意外难得的荣誉今天却落到了我的头上,我真是个幸运儿啊!
    我的老师为人真诚而善良,他为人低调,不争名争利,待人接物也是非常简约。多少年来,在他的言传身教下,他所教出来的学生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也都非常融洽,即使在一个单位里工作多年,也没有因为都是同行而相互敌视、闹过矛盾。我的老师就如同我们弹奏的三弦的音色那样:纯朴自然,不显山,不露水,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。
    学习三弦近40年,三弦伴随着我的足迹翻山越岭,响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,乃至美国、日本的山川城镇……无论是在城镇,还是在乡村、牧区,无论是在华丽的舞台上,还是在绿色的草坪上,三弦那美妙的琴声,始终响彻在我的手中。每当我弹起三弦,心中就有会有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……
    我总在想,如果我从来就不认识胡老师,如果那天我没有去琴房看胡老师弹琴,如果那天晚上胡老师没有送来那把三弦,收下我这个学生,如果我没有和胡老师学习三弦,那么我今天会在做什么工作呢?我的命运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?
尽管有许多人已经放弃了三弦专业,从事别的工作了,我也曾经有过几次可以改行的机会,但最终还是没有放弃,因为我实在难以割舍我与三弦结下的缘分,更割舍不下我与胡力亚其老师这份师生情。
分享到46.4K

版权所有 © 内蒙古艺术学院    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101号内蒙古艺术学院行政楼316、314办公室     电话:0471-4973340 49796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