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津瑜 :同学正是少年时
点击:发布时间:2017-06-06
同 学 正 是 少 年 时


赵津瑜




   这是上世纪60年代初,我在母校大门口的留影。照片伴随我风风雨雨几十载,给了我多少美好的回忆,随着岁月流逝,怀旧心情愈发强烈。每当我思念学校和同学时,我就会翻出这些老照片,拿出来凝视,思绪也便进入流淌的长河中……
   1960年,我从呼市郊区双树小学考入了内蒙古艺术学校音乐科钢琴专业,那年,我才14岁,扎着两条小辫,穿着妈妈做的花棉袄,背着行李卷,到艺校报到来了。
   那时的学校,只有几排平房和一个舞蹈排练室。建校初期,校舍很简陋。学习条件艰苦,学校四周很荒凉,没有多少建筑物,校门口有一条土马路直通白塔。路上行人稀少,特别是晚上,外面漆黑一片,当寒冷的冬季来临时,西北风呼啸而过,更增加了几分恐惧……
   学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,不经老师批准,学生不得随便外出。校舍建在东门外,远离城市的喧嚣和外界干扰,有利于学生专心学习和健康成长。尽管当时学习环境差、条件艰苦,但学校的艺术氛围却深深地吸引着我们。从吕宏久老师的视唱练耳,到辛沪光老师的音乐欣赏、童声合唱都是我非常喜欢上的课。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下,我从理论和乐器上开始了解了民族音乐、西洋音乐。我学会了蒙语民歌《小黄马》、《嘎达梅林》,俄罗斯民歌《纺织姑娘》等。是张旭东老师的启蒙,教会我弹奏钢琴曲《小奏鸣曲》,熟悉了巴赫、贝多芬的名字。记得上钢琴课时,手又冷又僵,自己又紧张,根本无法弹琴。张老师就会用热水先给我洗手,一会儿手就暖和了,上课前的紧张情绪也随之消失了,琴弹得流畅,课上得轻松,我看见张老师脸上露出了笑容。有时张老师还会给我剪指甲,虽是40年前的事,但记忆犹新,回想起倍感亲切。真诚地说一声:张旭东老师,谢谢您!
   那时的校园里到处都有我们小班同学的身影。年轻的老师们会亲切的称呼我们:“小古筝”、“小金鱼”,校园生活也因此而显得丰富多彩。高兴时,我们会聚在一起,不知疲倦地反复唱着视唱练耳课里的民歌、名曲,有时会围坐在琴房门口,大声唱着歌剧《货郎与小姐》的片断:“我爱你呀,我爱你,我的生活离不开你……”引得声乐班的大哥哥、大姐姐们偷偷地笑我们。我们不知缘由,反而唱得更起劲了。
   每天琴房里都会传出各种乐器演奏的声音,在校园上空飘荡。小提琴齐奏《花儿与少年》,钢琴四手联弹《采茶扑蝶》,高胡、古筝二重奏《渔舟唱晚》,扬琴、二胡重奏《赛马》,笛子独奏《草原牧民唱新歌》,扬琴演奏《旱天雷》……这些经典名曲,优美的旋律永远在耳边回荡。这是我们成熟进步的旋律,是回报老师最美妙的音乐。那些熟悉悦耳的琴声,激励着我刻苦努力。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”,无论我走到哪里,这句话一直在鼓励我认真学习、踏实工作、诚实做人。
   在辛沪光老师亲自指导下,我在童声合唱队里得到锻炼、提高,我们这支训练有素的少先队,随时都可以登台演出。我唱着《少年先锋队队歌》、《让我们荡起双浆》、《我们的田野》,又唱《草原英雄小姐妹》大合唱。我熟悉辛老师的手势和表情,我喜欢她的笑脸,童声合唱伴随我快乐成长。暂时抛开单调枯燥的音符,在童声合唱里放声歌唱,体会到的是无比的轻松和快乐。童声合唱一度成为学校演出的保留节目,曾在新城宾馆为乌兰夫主席等领导演出并受到亲切接见,乌兰夫主席微笑着,表示对我们的演出很满意,对小指挥(闫林森)更是倍加赞赏。
   每个人都有幸福的童年和美好的校园生活的经历,那里有我青春的脚步和成长的轨迹,那里有我尊敬的老师和情同手足、亲如姐妹的同窗好友。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。我们就是这样一群稚嫩纯真的欢乐少年,在艺校度过了我的青春年华。入校时不适应校园生活,想家,一个人哭了,大伙都会跟着哭,开心时会把心爱的古筝、二胡、三弦、小提琴等乐器拿出来,像模像样地演奏起来,表演节目自娱自乐,笑得前仰后合。何跃东和王淑媛把刚领到的古筝用棉被盖上,谁都不让碰,但不知是谁不小心踩上去,把琴弦踩断了,弄得她们还哭了一场,吓得大伙都不敢出声。校园里这样的趣事太多了,篇幅有限,无法一一列举。
   最难忘最开心的事,还是每年的元旦联欢晚会。师生们先来一顿“圣诞大餐”,饱饱口福,再来一个载歌载舞狂欢夜。那时正是国家自然灾害时期,有好多人都饿肚子,但我们学校能保证同学吃饱。要想吃肉可没那么容易,食堂大爷对我们再好,他们也变不出肉来。所以一年就等这一天,可以放开肚子好好吃一顿。有那么一顿诱人的聚餐能不开心吗?
   然后在大礼堂开联欢晚会,每个班反串演节目,舞蹈班的同学唱歌、弹琴,音乐班的同学跳舞等。节目精彩,演技高超,人人参与,难分胜负。记得我们班演出木偶剧,其中有这样的台词:“我是你的爸爸,她是你的妈妈……”不但演技好,而且服装是自己设计的,我的一件花衣服被剧中的孩子(达瓦扮演)穿着,我感觉很荣幸。没经过专业训练,在舞台上演得那么逼真,真是天才的演员。
   接下来是交换贺卡。事先每个同学做一张贺卡交到学生会,然后全校师生互相交换,无论谁拿到谁的贺卡,都会互相握手致谢问好,这样就更增进了师生、同学之间的友谊。大家积极参与,贺卡做的很漂亮,最好的要数美术班了,他们会画,会设计。现在我还保留一张小贺卡,但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?很希望找到他。
   晚会接近尾声时,大家都屏住呼吸,急切等待着零点钟声的敲响,开始倒计时,大家一起高喊:10、9、8、7、6、5、4、3、2、1,零点钟声响了,大家兴奋地叫了起来。突然“圣诞老人”(刘化非老师扮演)从天而降。用他那带有磁性的男中音,向大家致以最美好的新年祝愿:祝愿同学们学习进步,身体健康!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优异的成绩!此时晚会的气氛达到高潮,老师和同学们拥抱在一起,唱啊,跳啊,叫啊,互致新一年的问侯。这是一个不眠的狂欢夜,时至今日,想起来我都激动不已。
   我的同班好友是:
   呼市:马素英(已故)、何耀东(已故)
   包头:杨清、张彩霞、王淑媛、齐乌云、董彦平、童玉清、唐安丽
   巴盟:黄清桂(敖特根,已故)、闫林森(已故)
   乌盟:达瓦(已故)、尼玛敖斯尔
   呼盟:邹桂芝、其其格
   通辽:刘雅琴、阿明乌日图
   锡盟:茹意莫德格
   我们同学来自不同地区,怀着对音乐的爱好,对美好理想的向往,投身到首府一流的艺术学校学习,有缘成为校友,结为亲如兄妹的友谊,共同生活学习了7年,直到1967年毕业。
   我想念我班的同学,毕业后各奔东西,失去了联系。我会永远记住你们十几岁的模样,那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朝气蓬勃,神采奕奕。50年后的今天,现在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岁月无情人有情。让我们珍惜这次院庆的机会,来相聚吧。校友们,保重身体,保持平常心,活到老,学到老,欢度晚年,做一个快乐老人。也为逝去的好友默哀,献上深深的怀念,我会永远想念他们。我们同学的合影,是最珍贵的礼物,我会在院庆的日子里送给你们。
   母校是我梦开始的地方,是我人生的起点,老师教我学琴,更教会我做人。正因为有音乐的启蒙教育,才会使我健康,聪明。不管别人怎么想,至少我认为是音乐给了我灵感,给了我智慧。音乐是开启人心灵的钥匙,是学习一切文化知识的基础,为我的事业和人生道路增色不少。无论我走到哪儿,都能发挥音乐的才能,所以我感谢母校,感谢老师。
我希望这张照片上的同学借这次院庆的机会,都能回母校欢聚,看看我们的老师,共同回忆我们生活学习的地方,再感受当年学生时代的青春气息。猜猜看照片上的人,你还认识吗?50年后的今天,让我们再拍一张同样的照片,对照一下还能认出你、我、他吗?
   祝母校再创辉煌!祝老师家庭幸福,身体健康!
   祝校友健康,晚年幸福!快乐!

分享到46.4K

版权所有 © 内蒙古艺术学院    地址:呼和浩特市新华东街101号内蒙古艺术学院行政楼316、314办公室     电话:0471-4973340 4979674